著名书法家袁维学的艺术人生

袁维学

格言:爱好+勤奋+悟性=成功
简介:

袁维学, 1945年出生于江苏宿迁。1969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外语系。长期在文化部外联局工作,从事对外文化交流事业。曾任中国驻泰国、巴基斯坦、菲律宾使馆文化参赞。自幼酷爱文学、艺术,并潜心研习书法。1984年加入中国翻译协会,系中国翻译协会专家会员,198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,1999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。主要译著及书法集有:《悲哀世代》、《勇士》、《萨姬妲的爱与恨》、《真纳传》、《灵鹫山》、《中华六十景诗书画印集》、《袁维学书法集》等。其书法作品以行、草书见长,笔走龙蛇,气势恢宏。技法精熟,线条流畅,潇洒自如,沉着痛快,墨彩纷呈,布局自然,节奏鲜明,内涵丰富。

书画艺术作品

访谈实况

2014年7月10日上午,很荣幸邀请到著名书法家袁维学老师来到北京干部书画研究院做客,并接受我院专题采访。

访谈实录如下:

1、   是什么机缘让您与书法走到了一起?

答:书法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。凡是认识汉字的人,恐怕无不喜欢书法。原因是书法美观、神奇。我也不例外。自幼就被奥妙的书法吸引住了,而且字是一个人的门面。另外,我觉得书法有三美:线条美、结构美、神采美。有一个功能:舒发情怀,修身养性。一幅上乘的书法作品,有一种震撼力,能使人遐想联翩。其线条,有的如娇柔的美女,有的像拔山的壮士;有的若活泼的小儿,有的似迟缓的老者;有的像大海,有的似高山;有的如行云,有的似流水;有的像游蛇,有的如枯藤……给人一种力量感、节奏感、立体感。其结构,或平正,或险绝,或连贯,或中断。计白当黑、平整均衡、欹正相生、参差错落、起伏跌宕、变化多姿。其神采,情趣横生,魅力无穷,使人愉悦,令人遐想。当一个人在练习书法或者进行书法创作时,精力会高度集中,全身心地投入到整个运动过程中去。他从中得到一种快感和满足。这样,我与书法越走越近,最后就走到了一起。

2、   您为何对草书和金文情有独钟?

答:草书具有强烈的运动感和节律感,千变万化,奔放驰突,震撼心灵,动人魂魄。在各种书体中,笔法最丰富者属草书。刘熙载在《艺概·书概》中论述草书时说:“草书之笔画,要无一可以移入他书;而他书之笔意,草书却要无所不悟。”草书,尤其是狂草,给人的艺术感受和启迪,是其他书体所不及的。狂草是书法中高度昂扬的浪漫主义。狂草打破字间大小和分行布白的通常规律。竭力强化疾涩、浓淡、润枯、重轻、往复、抑扬、向背、疏密、欹正、聚散……等等对立统一的多种因素,在有限的幅面中展开全方位突进。狂草以惊险的使转为形质,在使转中举重若轻地掣动点画。狂草高度发挥创作者的主观精神,把个性发挥,提高到最中心的位置。创作或观赏草书,尤其是狂草,简直是一次精神的升华。所以,我酷爱草书。

金文其字形相对甲骨文渐趋匀称、整齐、大方,但相对小篆又显得字形多变、厚重、典雅。它对写草书也有极大的裨益。所以我也喜爱金文。

3、您的作品表达了怎样的个人审美和艺术视角?

答:书法是属于美术范畴。它应该给人以美感。一位好的书法家,一定要有自己的书写语言,有自己的风格,因循守旧或跟在别人脚后亦步亦趋,是难成大器的。我经过多年的摸索,熟练地掌握了自己的执笔法拳头执笔法。所谓拳头执笔法,就是用拳头握住笔管上端,拇指向外用力,其余四指向内用力,肘腕发力,笔锋垂直落纸,中锋行笔,时用侧锋,控制速度,掌握节奏,常能收得意想不到的书写效果。这种执笔法看似笨拙,但我却挥洒自如,得心应手。拳头执笔法并非是为了哗众取宠或故弄玄虚,而是自身书写的需要。过去自己写草书速度过快,难以控制,易出现溜滑现象。拳头执笔法使这一现象大有改观。一是控制了书写速度,克服了溜滑现象,使字更加厚重;二是易收到“锥画沙”和“屋漏痕”的效果。改用拳头执笔法后,书法作品更显苍劲、老辣,节奏感更加鲜明,内涵更加丰富,线条愈加精到。整幅作品大气磅礴,给人一种震撼力。我以为:“字因气质不同,可分为五气:穷气、 匪气、 秀气、霸气、豪气。穷气者可怜;匪气者可憎;秀气者可爱;霸气者可畏;豪气者可敬。”我的字尽量想给人一种豪气之感。

书法是线条的艺术。我的线条自以为有力度、质感。结体平稳之中不乏霸气。追求墨色变化,浓、淡、枯、润皆出于自然。笔中有墨,墨中有笔。整幅作品风神洒落、血脉连贯、云烟飘动、节奏鲜明、全章贯气。

4、在未来的艺术道路上,您有什么样的想法?

答:书法作为一门艺术,是无止境的。我对自己的作品还很不满意,写后常撕掉,废纸三千。我要在墨色、布局方面再多下些功夫。我认为,写字,笔不应再纸上拖动,而应在纸上跳动。这一想法,还在摸索之中。

现场照片